生活的最后都是咕咕

不应当,因为我只是一只小猫咪

(时刻提醒自己)佛
产出带有雷安,舜远,喻黄周黄叶黄慎fo
喜欢跟别人玩
其实是个小疯子
喜欢评论小红心小蓝手
喜欢看到这里的每一位小天使♡


现在的头像是活着的心情。

【舜远】石守门

*意识流
*因为是画画点时候瞎想出来的所没头没尾
*微量维塞所以不打tag
*世界观瞎编!!注意!!!很ooc
*自己很不满意,就把自己目前想到的东西码一下,有太太喜欢评论里说一下就拿去吧!!!期待太太们的完善!!!♡
***注意是刀子,慎入!

版本1:
    维鲁特从书中看到了这样一处地方。
    说是希望强大的人,只要通过了石门的考验,从那里出来,就能够成为最强的人。
    但是,想要进入石门,需要一人在外等候,否则石门关闭,再也无法出来。
    石门内危险重重,出来的人寥寥无几,几乎全部凭借自己的实力,隐居在异世界中。
    维鲁特启程了。带着幼年时的最好的朋友,赛科尔。
   


    在地图的终点,是一座破败的宫殿。不同的是,宫殿的入口是一道古朴的石门。石门外,隐隐约约一道人影,盘坐在那里,隐隐于石壁融为一体。
    走上前去,看见那人的样子:代表生命的绿色发丝,在这荒凉的地方竟也显得悲凉。那人双眼本是紧闭的,在维鲁特赛科尔走进时竟猛的睁开,上下打量两人。瞳中闪过一丝警惕“什么人。”那年轻男子说到,手附上一边的银白色长枪,似乎随时做好战斗准备。
    “阁下,我等并没有恶意。只是听说这石门,想闯一闯。”维鲁特按住试图对抗的赛科尔。
    “这石门?你们想要进去?”那人似是愣住了。
    “是。不知怎么称呼您?”“叫我尽远就好。”维鲁特点头。总觉得这名字有些耳熟……想不起来。
    “你们……可是想清楚了?这石门……”尽远皱着眉头,“很危险。”
    “尽远,我们当然是……做好了打算。”维鲁特稍稍颔首,转头向赛科尔说“你就在这里等我。”
    “维鲁特……你给本大爷早点出来!本大爷可不想跟那块木头一起待太久!所以……”赛科尔顿了下。“给我完完整整地出来!你要是不出来,那些老家伙本大爷一个人也要全部报复回来!”维鲁特安抚了下,转身便进了石门。




    【时间的分割线----】
    “维鲁特!”从石门深处,赛科尔看到一个身影。
    如今的维鲁特也实在是狼狈,与先前他从容的样子实在反差太大。连尽远都不由微微侧头,似是询问他的情况。
    “没事。赛科尔,我们下去。”维鲁特咳了下,马上撑着赛科尔,望向尽远“尽远你……”
    “……什么也不用说,我还是要等他的。”尽远笑笑。
    “……原来你知道。”“我本来就清楚的,但是……约定好了啊。”尽远说完,闭上眼睛,仿佛是在养神。
    “那……我在石洞一个地方,发现了一样东西……但是太困难了,我拿不到。”维鲁特望向洞穴。
    “在……哪?”尽远猛的睁开了眼睛。“……石府中左殿。是一把刀。”维鲁特在赛科尔的搀扶下,慢慢走远。
    “啊……对……就是你……”尽远像是找到了什么珍贵的事物,慢慢起身,向石门望去。



    “我要进去找你了,舜。等我。”


    “咔。”
    石门关上了。也许,再也不会打开了。
    那人离开的地方,绿色植物爬满了宫殿。在有时的太阳下,摇曳着,仿佛诉说着人的等待与思念。
    谁知道,他到底等待了多少年。为爱,为那人。

评论(6)
热度(12)

© 生活的最后都是咕咕 | Powered by LOFTER